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彭程 > 财政改革第一枪打向“高税负,白付没”

财政改革第一枪打向“高税负,白付没”

在火箭炮伯南克和三箭客安倍的年代里,中国724日公布的支持经济政策看上去更像把水枪。但这也是中国现在所迫切需要的,而且还涵盖了财政改革信号。

水枪里的财政改革信号

此次政策调整的亮点不在是否能刺激经济,而是它所涵盖的重要财政改革信号:增加中央分担支出,降低企业的高税负,以及间接归还超额征税。如果说政府角色的改变是中国改革的关键,那么财政是体现角色最直接的渠道。虽然在若干年积累下来的财政问题面前,这把水枪显得无关痛痒,但还是很值得鼓励的。毕竟马拉松也是一步一步跑出来的。

水枪政策主要包括中西部贫困地区铁路建设,小微企业暂免增营税,以及贸易支持。三部分都提到了中央财政的责任。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选择了直接对小微企业和贸易减轻税、费负担,而非通过政府部门进行补贴。跳过政府这“中间人”。

给小微企业暂免增值和营业税要通过“盘活存量财政资金。”这意味着减少的税收将会目前没有被充分利用的3.2万亿元财政存款来弥补,而不是让各级政府从其它渠道把税、费补征回来。近几年因经济放慢导致税收增速放慢,我们已经看到各种非税收入、行政费用、提前征税、甚至把以前招商引资的减免税费补上的行为变成了常态。运用中央财政存款可以避免变向加大地方财政负担,同时也降低了政府对经济的干预。

中央多分担些财政支出貌似理所应当,但现状很不一样。全国财政收入由中央和地方平分天下,但支出里85%是地方做的,还不包括各种投资项目。这形成了中央从地方先征税,再巨额反税的怪相。你说,连国家财政制度都建筑在大规模反扣的基础上,实体经济里面的作风能怎样?此外,地方财权事权不平衡也助长了地方对各种非税收入,非正规收入,土地收入,以及投融资平台的依赖。光顾着缩小表面上的财政赤字是远远不够的。

财政部长楼继伟在最近的言论中经常提到增加中央财政分担和进一步控制各级政府的财政支出,使出于民的财政资源,更加直接地用于民。看此次政策的取向,还是有希望的。

“高税负”依然很高

即便如此,美中不足的地方也挺多。能够享受暂免增值和营业税的是月销售额不超过20000元的微微企业。一家小餐馆平均一单50元,一天20单,一个月30天,就是30000。即便衡量的是销售收入,按20%的毛利来算月营业额也不过10万,基本上所有的制造业企业都不合条件。

官方说法是有6百万家微微企业可能受益,姑且不怀疑此数字。这种企业一般增值税5%,营业税3%,假设平均4%。再假设平均月销售额15000。一年一家平均也只能省下7200元,总共432亿。今年全国GDP应该在57万亿元左右,财政收入预算12.7万亿,杯水车薪。

其实,我国企业整体税负很高。表面上企业所得税只有税前收入的25%,在国际上不算高。但中国主要的税项是增值税和营业税,比企业所得税多出几倍。非金融企业总税负达到该部门附加值的24%,也就是说企业卖出100元的东西和服务,有24元交税了。这比很多企业的毛利润率还要高。而美国的这一比例只有12%

中国来自低价劳动力的传统竞争优势正在缩小,而同时高税负已经为中国竞争力大打折扣。目前的若干政策不过是简化税收过程,如营改增,或十分具有针对性,如微微企业和贸易。固然重要,但这些对整体高税负问题并没有大影响。如果说竞争力是中国未来的一大挑战,那么这对高税负打的第一枪不够响。

超收、沉淀其实都是咱白付的税

此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沉淀资金本身也值得深思。沉淀资金主要来源于超预算收入,却没来得及花的钱。2001-12年,财政年年超收。收入年增预算12%,实增20%,共超收42千亿。但这些钱大都被超预算支出了。这12年里财政支出年增预算14%,实增19%,共超支27千亿。剩下的15千亿就沉淀到财政存款里了。因为起码要到三季度才能确定到低有多少超收能被超支,所以也助长了每年年底的突击花钱现象。虽然这两年政府已经开始打击年底突击花钱,但去年11-12月的财政开支仍然占全年的30%

这些钱是从人民和企业口袋里征来的,为什么不直接、间接还回去?为什么少缴税就是逃税,要被抓,要坐牢,要赔偿国家。但多收税就可以给各部门,各级政府多发零花钱,而不是去减税或做些社保民生?沉淀的15千亿固然要还,之前的27千亿呢?这些平白多付的税不能就这么没了。

近期的一些政策信号给中国财政改革增添了一丝希望,但这只不过是长征的第一步。



推荐 23